无障碍浏览
标题 内容

【有声故事】之二十四:老罗的防护面罩

【有声故事】之二十四:老罗的防护面罩

 

我是张家口市第一医院的一名大夫,早上八点多,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我迅速接听,得知昨晚内蒙古兴和县一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石墨化车间发生喷炉火灾事故。按照医院安排,我需要马上赶赴兴和县中医院对受伤人员进行会诊。电话那头,联络人简单介绍了伤者的基本情况。听后,我的心中十分忐忑,因为受伤人数较多,甚至还有几名重伤。

今年54岁的伤者老罗是石墨化车间的一名普通工人,他的头面部、双手火焰烧伤,右手背三度烧伤、面积1%,头面部、双手多处二度烧伤、面积5%,头发烧焦,头面部明显肿胀。

经过会诊,我们提出针对性诊疗方案后,我便和陈医生一起随救护车,用最快的速度将3名烧伤患者转回医院,老罗就是其中一名。

据老罗讲述,当天轮值晚班,他在工位上正常操作。晚上10点多,困意袭来,老罗顺手紧了紧头上戴着的防护面罩。本以为是提醒自己不能犯困的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没成想却成了危难时刻保护老罗的最后一道屏护。

只过了十多分钟, “嘭”地一声响,一股热浪伴着亮光从另一边的车间涌了过来,老罗瞬时感觉像掉进了火炉,灼热难耐,一下子陷入昏迷。

事后老罗得知,那是车间发生喷炉,引发火灾事故,喷发的3-1炉距离老罗仅有二十多米。事故共造成15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2人重伤,13人轻伤,老罗的伤势算是较轻的一个。

医院病床上,老罗即使平躺着,钻心之痛也会阵阵袭来,更严重的是,身上有些部位连疼痛感都消失了。烧伤的双手,手背创面红白相间,布满了水疱,还不时有淡黄色液体渗出,看着这些,老罗心里满是后怕和担忧,“我是轻伤都这样疼痛难耐,更何况我的那些重伤工友的痛苦啊”。

自己能逃过重伤,老罗分析,距离较远是原因之一,另外,防护面罩佩戴规范是更重要的原因。

是啊,老罗说得很有道理。现在老罗只是双手伤势比较严重,头部、面部只是轻微的红肿,头发轻微烧焦。要是没有防护面罩,或者防护面罩佩戴不规范,被猛烈的热浪冲掉,那后果不堪设想。

随后的诊疗中,老罗的胸片气管侧位检查显示,未发生气管吸入性灼伤,这也要归功于防护面罩的正确佩戴。我们为老罗安排了持续的补液抗炎、肌注破伤风抗毒素、双手创面清创包扎的治疗,待身体条件成熟,马上安排右手切痂植皮手术。

老罗本人其实更渴望手术。虽然他知道,要从腿上或者肚子上下取皮肤,移植到右手,还得忍受很多痛苦,但是,比起那些疼痛,他更希望双手尽快好起来,能像往常一样吃饭喝水,更能像往常一样回家,抱一抱已经很久没见的小孙女。说到这里,老罗不禁看向窗外,我发现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泛起了晶莹的泪花。

回想这起事故,老罗是不幸者,住院治疗,忍受手术的痛苦;但他又是幸运的,因为他按照操作规程规范要求,避免了更大的伤害。这足以给我们沉痛而深刻的警示: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规范佩戴劳动防护用品,也许无法百分之百地避免事故发生,但是当无情的事故来临之时,它却可以最大限度保护自己,为我们筑牢最后一道安全防线。

版权所有:张家口市应急管理局 冀ICP备19018193号-1 冀公网安备 13070902000243号
地址:张家口市经开区富强路2号瑞麟商务A座 联系电话:0313-5906808 网站标识码:1307000048【网站地图